怼,攀诬陷害荣儿,可就真失了男子风度。”

  静姨娘先下手为强,将李管事定为了对荣儿心生怨怼的小人,无论他接下来说什么,都可以将其归为蓄意报复。

  顾锦璃仔细打量了一番顾三叔的这位爱妾,静姨娘行事低调往日里也不争不抢,没想到竟是个厉害人物。

  李管事狠狠的盯着静姨娘主仆两人,当初找他办事时这个贱人百般承若,如今见大事不好,便要与他划清界限,甚至要杀他灭口。

  他既捡回了一条命,就绝对不会放过她们!

  李管事沙哑的声音阴冷又难听,“你刚才分明是在说谎,你从未曾为我与荣儿说过亲……”

  静姨娘眼圈泛红,委屈不已的望着顾三老爷,“老爷,贱妾说的都是真的,贱妾从未对老爷说过谎,更何况贱妾也没有理由在这件事欺瞒老爷啊……”

  多年相处,静姨娘已经将三老爷彻底摸透了,他怜香惜玉又耳根子软。

  果然不出她所料,顾三老爷一见她这般模样早已深信不疑,若非碍于兄长侄女在场,已经要将佳人揽在怀中好好安慰了。

  李管事从鼻中发出一声冷笑,死气沉沉的眼中透着决绝,“几位老爷可知奴才为何多年不曾续弦?”

  他虽是下人,但在府中做了多年管事,又素来节俭,是以根本不缺银钱娶亲。

  “因为我本好龙阳!”

  李管事此言一出,屋内顿时陷入一种诡异的静寂。

  顾二老爷见过的世面多了,是以并不觉如何,可顾大老爷却是性情方正之人,听闻府内管事竟有龙阳之好,一张方脸瞬间又黑又沉。

  顾三老爷咂咂嘴,脑中的第一个念头是,有龙阳之好的难道不都该是些唇红齿白的少年郎吗?

  这李管事岁数不小,体重不轻,褶子不少,也好这口?

  静姨娘怔愣了一下,忙道:“李管事,你为了攀咬荣儿竟然不惜如此作践自己吗?”

  “呸!”李管事狠狠啐了她一口,“怎么就是作践?

  男子为何非要喜欢女子,你们自私阴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莫说是这贱婢,就算你倒贴过来,我都不屑要!”

  撕破了脸面,李管事说话再无顾忌。

  静姨娘被羞得脸色通红,立刻委屈无助的看向顾三老爷,“老爷,您不能相信他一面之词,他才是在说谎。”

  “几位老爷若是不信,可派人去我常去的小倌馆打听,我的知己名唤流旸,一问便知。”这是李管事埋藏最深的心事,可在生死面前,这些都不重要了。

  他先前娶妻都是因为父母之命,为了给李家留后,可没想到那个女人命薄,没过两年就去了。

  他父母也都去了,无人干涉,他乐得自在。

  众人都笑他是铁公鸡,这么多年连顿饭都不舍得在外吃,那是因为小倌馆的费用对他来说实在太过奢靡,他只得如此。

  这次也不知怎么他被大小姐选中,只让他配合着说了几句谎话,就给了他一笔不匪的银子。

  身为顾府下人,这本就责无旁贷,更何况还有银子拿。

  可没过两日静姨娘竟也找到他,许给了他更丰厚的银钱,只要他在酒楼装醉说两句酒话便可。

  若再得到这笔银子,他日后便可以随意出入小倌馆。

  利欲熏心,他欣然答应,只是没想到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有兵马司帮衬,小倌馆的老鸨和那名叫流旸的小倌很快就被带了过来,足以证明李管事的话。

  顾大老爷一张方脸越来越黑,特别在看到李管事望着流旸时那含情脉脉的眼神,他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

  这都什么世道啊!

  静姨娘和荣儿显然也没料到事情会有如此转折,如此一来,她们那天衣无缝的谎话简直漏洞百出了。

  “几位老爷,奴才不好女色,又怎会会娶荣儿为妻?荣儿对奴才又何曾来的情深义重?

  她探望奴才是假,想要杀人灭口才是真,因为指使我醉酒在温旭面前道出真相的就是静姨娘!”

  李管事抬手,恨恨的指向静姨娘。

  静姨娘脸色惨白了两分,她跪行到顾三老爷脚边,轻轻拉扯着顾三老爷的衣摆,“老爷,妾身从没有这般做过,您要相信妾身啊。

  妾身与王妃无冤无仇,甚至还一心盼着王妃能够提携昌儿,我为何要加害王妃啊!

  老爷,一定是有人要陷害妾身,还请老爷为妾身做主!”

  静姨娘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荣儿也适时的开口道:“老爷,姨娘说的都是真的,姨娘的确曾想将奴婢指给李管事,奴婢觉得他老实,也很满意。

  李管事对奴婢的确冷淡,但奴婢并不知道真实原因,仍一颗心扑了上去,才造成如今的局面,请老爷不要怀疑姨娘啊!”

  顾二老爷与顾锦璃相视一眼,两人冷眼看着。

  这种漏洞百出的谎言他们一眼就可以看破,可当局之谜,顾三老爷仍处于茫然不知所为的状况。

  李管事见她们还敢大言不惭,索性将以往全部倒出,“老爷,静姨娘做过的事可不仅如此!

  去年四公子不慎落水,起因看起来是三夫人利用四公子实施苦肉计,实则四公子身边的小厮早就被静姨娘收买了,这才使得四公子险些殒命。

  还有三夫人谋害暗龙卫指挥使一事,也有静姨娘参与,就是她让奴才暗中协助三夫人离开院子找到暗龙卫指挥使的所在。

  奴才句句是真,绝无半句假话啊!”

  静姨娘神色不慌,眼中反而噙了一抹笑,她就在等他提出此事。

  静姨娘身子软绵的跌倒在地,苍白的小脸上挂着一串晶莹的泪珠,犹如被风雨璀璨的茉莉花般让人怜惜,“原是如此,原来竟是因我挡了别人的路吗?”

  静姨娘咬唇抬眸,控诉的望着顾锦璃,“大小姐,贱妾知道您与四公子姐弟感情深厚,可贱妾万没有与四公子争抢的野心,您怎能……怎能……呜呜呜……”

  静姨娘掩面痛哭,借着李管事的话顺水推舟将矛头直指顾锦璃,意在指责顾锦璃为帮顾承暄撑腰而故意陷害她。

  静姨娘哭的很是伤怀,可她哭了半晌也没能等到顾三老爷的安慰。

  她抬起小脸,楚楚可怜的望向顾三老爷,却在那双熟悉的眼中看到了陌生与失望。

  静姨娘哭声一顿,心中泛起浓浓的不安,弱弱呢喃,“老爷……”

  静姨娘自作聪明,趁机反咬顾锦璃一口,却不知她的小聪明反而在顾三老爷心中那杆起伏不定的天平上加了千斤的秤砣。

  顾三老爷难以置信的看着静姨娘,嘴唇轻轻颤抖着,“锦儿不是那种人,她不会那么做。”

  静姨娘恍然惊觉,意识到自己犯了错,可随即她更多的却是悲愤气怒,“老爷相信大小姐,就不相信贱妾吗?

  贱妾陪在老爷身边近二十年啊,难道老爷不知道贱妾是什么样的人吗?”

  静姨娘的声音不觉间变得尖锐起来,似乎已有些沉不住气了。

  顾三老爷怔怔的望着她,眼中蕴满了水光,他看静姨娘的眼神并不绝情,也正因如此他才会觉得伤心欲绝,“以前我也以为我很了解你,可现在,我不敢说了……”

  他的确耳根子软,可这不代表他傻,他没有判断力。

  相反他只是因为深陷情中,对于很多猜测不愿相信罢了。

  可静姨娘这句话触及了他的逆鳞,他的家人容不得任何人怀疑污蔑。

  心中的平衡一旦被破坏,便再也回不到当初。

  顾锦璃对着如意轻轻点了下头,如意会意,不多时便从屋外领进来了一个婢女。

  荣儿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春桃!你没死!”

  春桃冷冷看她,嘴角漫起冷笑,“很意外是不是?是不是以为你将我推入井中,我就必死无疑了?”

  春桃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顾三老爷郑重叩头,“老爷,三夫人的确做过许多不容人宽恕的坏事,可三夫人一直在富贵院中礼佛,如何能得知暗龙卫指挥使在何处?

  出事前一日,静姨娘曾去过富贵院,将平阳王府涉嫌叛国之事告诉给了三夫人,还故意透露给三夫人暗龙卫指挥使可以帮大小姐洗脱罪名。

  夫人对大小姐恨之入骨,这才中了静姨娘的奸计!”

  可惜夫人已经走火入魔,根本不听她的劝告。

  静姨娘垂下手,心知无力回天,眼泪也不再流了。

  她抬手拭去了脸上的眼泪,冷笑着抬眸望向顾锦璃,“大小姐真是好手腕,我自愧不如,我输了!”

  顾锦璃神色如常,淡漠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并非输给了我,而是输给了道义,输给了天理。”

  ------题外话------

  顾府终于干净了,以后锦儿和凉凉就无后顾之忧了,明天开始收拾傅蓉和老宣,这些羔羊全部宰了

章节目录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柔深处是危情只为原作者浮梦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梦公子并收藏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最新章节